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讲东坡故事——夜饮东坡醒复醉

[复制链接]
查看22 | 回复0 | 2020-7-31 09: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所周知,中国文人爱喝酒。翻开中国文学史,就会发现所有的名篇佳作,几乎都洋溢着酒的芬芳。中国古代文人对酒情有独钟,快乐饮酒、落魄饮酒、相聚饮酒、离别饮酒、抑郁饮酒、贬谪饮酒、胜利饮酒、失败饮酒,壮志未酬也饮酒。酒,几乎成了中国古代文人喜怒哀乐、离愁别绪的代名词,成为他们精神的栖息地。




元丰五年九月,天气渐渐转凉。

东坡上的谷子正抢收完。眼见又是一个好年景,金灿灿的谷子堆了半仓。

丰收了。苏东坡满心欢喜,邀来潘彦明、古耕道、郭遘,准备好好的庆祝一番。

潘彦明早早的来到东坡,带来两坛好酒,向苏东坡讨教文章诗词,两人从古到今聊了很多。潘彦明也觉得与这位苏大学士聊天,从中受到很多教益。

古耕道摇着苏东坡题过字的折扇,斯斯文文的走了过来:“我来迟了。”说着向苏东坡和潘彦明作了揖。

“呵呵,今天斯文起来了啊,押衙的后人比太守君猷公还厉害些。”潘彦明调侃道。

“咿呀,潘先生跟着苏大学士,也还文气十足,比酒还浓烈。”古耕道回敬了一句。

太阳已经下山了。郭遘提着几个荷叶包来了:“不好意思,叫你们久等了,我药铺今天还提早关门了。”

“不急不急,月亮升起来喝酒更有意境哦。”苏东坡发话了。




摆开桌子,端酒上来。

几个人都失去了往日的斯文,“哥俩好啊”,“六六六啊”,一顿手舞足蹈,一阵觥筹交错。

不知不觉的,已近三更了。

苏东坡拄着竹杖跺回临皋亭。在门上敲了几下,竟然没有人回应,只听到家童一声声的鼾响。

临皋亭下,滚滚东去的大江,浪逐涛声,拍打着江岸。自然的节奏,自然的声响,比那十七八女郎的红牙板更加动听。苏东坡沉浸在自然的享受中,突发灵感——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鸣。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夜阑人静觳纹平。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刚一吟完,就被偷偷躲在的古耕道听到了,迅速的将这首《临江仙》传播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太守徐君猷听到了苏东坡的这首《临江仙》,吓得大惊:不得了,不得了,苏东坡昨夜驾一小船跑了。这要是传到朝廷,我这官也做到头了。朝廷发配来黄州的罪人,我平时尽我的能力,可算是全方位的关照他,这一跑了,我的怀柔政策对他还是不管用。怎么办啊?怎么办?

徐君猷在堂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心想还是去看看吧。又不敢声张,只得带上一个书童,急匆匆的上了他的专属马车。到临皋亭一看,苏东坡正在床上打鼾。




苏家的家童要叫醒苏东坡,被徐君猷制止了:“想必是昨晚听了一宿的江声,就让他睡睡吧。”

苏东坡没跑,徐君猷虚惊一场,“州失罪人”的疑虑已消除,那还是对苏东坡继续“怀柔”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38

主题

50

帖子

19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