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996年刁爱青碎尸案再推论

[复制链接]
查看15 | 回复0 | 前天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个案例的推理:有几个垃圾场,但大致有三个区域,第一个区域是水坐岗区;第二个区域是南大天津路区域;第三个区域是偏离南大天津路的场地区域  这三个地区当时的特点是,与华侨建筑工地地区相比,水左港地区的社区相对繁荣  在这三个地区,在水左港区发现了受害者的头部和四肢的一部分以及血迹斑斑的床单;在南大天津路地区发现了骨骼和一些肉片。在建筑工地发现了其他肉块  为什么犯罪嫌疑人被分别扔进不同的区域?为什么犯罪嫌疑人会将血迹斑斑的床单、头部、四肢和人体其他敏感部位扔进水辅站区?在南达和建筑工地区域,把其他不容易辨认的残肢扔掉?为什么犯罪嫌疑人把三个手指留在一小块肉里?这些倾倒行为符合嫌疑犯迷惑警察的手段  因为人体的敏感部位,如头、手和脚,是最容易被发现的部位,一旦被发现,就意味着谋杀案  分开抛尸并将三个手指放入尸袋的目的是,一旦发现尸体,最大化第一个犯罪现场出现的区域  从刁艾青失踪到发现尸体已经八天了。可以看出,在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后,仍在等待抛尸的最佳时机。  从这种抛尸方式可以得出结论,犯罪嫌疑人抛尸的行为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被警察发现。人体的敏感部位应该被丢弃在自己最熟悉的隐藏区域。区分它是否被肢解并不容易。大多数人体器官的尸体都被扔掉了。  那么这就意味着嫌疑人的住处在水左港地区的某个区域,也就是被害人被杀害和肢解的区域  抛尸方式演绎:抛尸时间为晚上,从清洁工发现手指的时间判断,抛尸时间为1996年1月18日晚上  倾倒尸体分为两次,第一次是将尸体倾倒在附近;我第二次弃尸的时候,我把它扔得很远  在嫌疑人弃尸之前,嫌疑人做了一个包装尸体的模拟动作  也就是说,在18日之前,犯罪嫌疑人已经包装好了尸体,唯一的骨架没有包装  他首先用一个牛仔布背包试穿骨架和肉末,这很完美;那就试试包装好的头套和红色的衣服包,很好  这意味着丢弃尸体头部的床单上的血迹来自预先安装的骨头上的血迹  第一次,犯罪嫌疑人只带着受害者的头、四肢最明显的部分和受害者的衣服的牛仔背包出去扔尸体。在他把尸体扔进后肩后,他回来进行第二次倾倒。  第二个弃尸包应该做成三个包,一个包是肩包,第二个包是上海旅游包,第三个包是桂林山水包  以这种方式包装后,尸体应该被丢弃,并且丢弃尸体的路线应该从最隐蔽的路线开始选择  也就是说,犯罪嫌疑人直接骑自行车(步行)从水坐岗附近到第一个尸体处理区的银器处进行尸体处理。  然后去华山路弃尸  然后,最多两包尸体被倾倒在小粉桥附近的垃圾场  然后骑到NTU校园,把身体向后和肩膀  如果这条路线是完全正确的,那么嫌疑人对水坐岗附近地区非常熟悉,他知道具体的垃圾场  犯罪嫌疑人身份的推断:根据碎尸的方式,可以推断出犯罪嫌疑人是解剖学家、屠夫或杀过牲畜的农民  不用说,肢解人体或动物是验尸医生和屠夫最熟悉的工作类型;当农民宰杀牲畜和吃肉时,肢解动物也是很常见的  然而,对于住在水左港的人来说,农民和屠夫这两个行业是相当离谱的,因为这一带是南京的繁华地带,靠种田或屠宰牲畜为生是不现实的  然而,犯罪嫌疑人曾接触过屠夫或经历过农村生活;那么最符合当时情况的是,犯罪嫌疑人是一个去过农村、经历过农村生活、熟悉农村环境的知青  如果嫌疑人是解剖学家,水坐岗地区符合他的职业生活环境  犯罪嫌疑人犯罪目的的推断:根据被害人的家庭和被害人的年龄,犯罪嫌疑人不因感情纠纷或通奸而为金钱犯罪  犯罪嫌疑人犯罪时的犯罪情节推理:他可以打碎尸体、煮尸体、小心包裹尸体,同时又有通奸或感情纠纷的目的。他可以介绍说,犯罪嫌疑人有自己的房子,而且犯罪嫌疑人清楚地知道他的妻子和家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出现在犯罪现场,或者犯罪嫌疑人是单身或离婚的男子。  简而言之,从杀死受害者到处理尸体,犯罪嫌疑人完全是一个人在家  刁在受害人现场(水左港区)的推理:完全排除刁强行进入嫌疑人在南达市区的住所  那么这就意味着刁进入被害现场只有两个原因。首先,嫌疑人是她的男朋友;第二,犯罪嫌疑人是最能让刁信任的人  如果犯罪嫌疑人是刁的男朋友,他一定有自己的房子,他的父母常年不在,没有兄妹联系或者他是独生子。  然而,对于那些在1980年前还是独生子女的人来说,他们的父母一年到头都没有回家,留下他们的儿子独自生活。  那就意味着刁艾青出现在了犯罪现场,而且只有她最能信任的人才有这个条件  那么这个人就是一个经历过农村生活或者屠夫经历的中年农民  如果嫌疑人是解剖学家,而不是受害者的男朋友(他不可能是独生子女,或者他的父母没有留下他的儿子独自生活),这意味着刁艾青非常信任这位中年解剖学家,她会毫无顾忌地去受害者的现场,所以这种情况与刁艾青当时的情况完全相反。  犯罪嫌疑人年龄推断:以上将犯罪嫌疑人的范围缩小到刁所熟悉和信任的具有农村生活背景的中年男子。  他是一个去农村的年轻人,这意味着他在1977年恢复高考前就去了农村,他在农村看到过肢解牛或养猪,甚至直接肢解牲畜的经历。从他肢解受害者的方式来看,他至少直接生活过很多动物,这意味着他已经在农村生活了至少几年。77年后,他至少20岁了。当受害者在1996年成为受害者时,嫌疑人至少40岁。  如果嫌疑人是60岁,那么在195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嫌疑人已经20岁了,这与农村年轻人的年龄是一致的,但由于他的年龄,他与1996年他认识和信任的人不一致。  因此,基于上述推理,可以推断犯罪嫌疑人是水左港区的长期居民;年龄在40岁以上,60岁以下,完全可以得到刁(南大老师的老师)的信任;他有过农村生活或当屠夫的经历,1996年他是一个40多岁、60岁以下的受过教育的中年人,也就是一个知青;犯罪嫌疑人对南大周边环境特别熟悉,这意味着他从小就住在水左港地区,或者至少在水左港地区住了很长时间  他离婚了或者独居  如果有妻子和孩子,而嫌疑人单独居住,则意味着妻子和孩子长期居住在国外或正在国外居住  也就是说,凶手最有可能是刁信任的四十多岁的中年教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