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挥手话别

[复制链接]
查看18 | 回复0 | 2020-9-10 09: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挥手告别,那一瞬间的心情,只能用告别苍凉的眼神里闪烁的泪光来理解。从最初依赖中的生死缠绵,到最后分手后形同陌路的老阎的分离。
现在,时光流逝,我又在聆听那些早已逝去的过往场景,试图寻找记忆中残存的东西——残红,仿佛历经了几代人的沧桑。
闭上眼睛,让思想打开空。一缕游魂是飘在江南,一个雾蒙蒙的水乡,还是在碧草璀璨,天高气爽,秋高气爽的漠北高原?在雪山之上或之上!有我曾经用心血浇灌的爱的种子,直到今天才看到它生根发芽!
爱情在漫长的离别中早已化为死虫茧。深深的埋在冰冷的岩石里,在这无情的岁月里,我不能错过你。
过去的仇恨,今生的命运,如果我在轮回里没有喝孟婆那碗汤,我还能记得过去吗?
在灵魂最深处,有蟋蟀、青蛙、一簇簇萤火虫、一串串风铃。闭上眼睛,依然看得清楚。现在,我困了,再也无法和坐在老房子门槛上的懵懂少年打招呼。
在我的记忆中,我曾多次看着它,这一天空泛着蓝色,我曾想象它像神话一样浪漫。很多次,一个人爬到房子后面的山上,俯瞰着他从未去过的遥远的地平线。& ldquo青少年不知道悲伤的滋味,所以他们强迫旧词说出新的悲伤& rdquo也许,早在那个懵懂的年代,我的心里就有一个悲伤的结节太早了吧!你现在怎么会陷入悲伤的深渊?每次流浪的旅程后怎么会有相同的结局?像永无止境的电影一样的爱情场景总是轮流上演。
几年后,当我再次爬上山顶时,松木依旧,竹子随着山风翩翩起舞。触摸那些日子刻的小心思,& ldquo风吹竹舞,鸟唱蝉鸣伴歌& rdquo图中只有竹痕深,思绪沉重。
远山的呼唤从长风中扫过我如野草般干枯的乱发,一阵阵微弱的浪涛声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名字。现在,它在上面,他寻找绿色的虚空,在下面,黄色的泉水,但是他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找到他要找的那个!
& ldquo转身浪涌没有红尘,空留下恩怨和水痕。本来我只希望他出生。昨日的身影可以陪伴我,永生永世不能分离。& rdquo.........
残缺的旧词,折射出这首悲伤的情歌。它刺痛了我的灵魂,它并不麻木。几个漂泊,几个爱情经典,在旅途中被彻底遗忘。
忆花之初茶舞,鱼低声,蝉伴,池微搅。
地上堆着烟头,桌上积着厚厚的灰尘。只有墨水没干的钢笔才会被反射。写出来的只是一个人能欣赏的无味的语言。痛苦和快乐只能用纸说话,渴望和失望,只有笔才能懂我的心。照镜子,满是鬓角的胡须折射出这张沧桑疲惫的脸,凝固的脸是否能找回从前的留恋。
青春压在厚厚的日记里,像一张发黄的老照片。红叶做的书签已经褪色干了!
昨夜,有一个幽梦,漆黑的夜晚,满是盛开的玫瑰。刻意在另一个国家的土地上寻找经久不衰的温柔。窗外,寒冷的冬雨不停地滴落,光秃秃的老树枝上找不到生命的绿色。夜是如此的寂静和漫长。
月亮正在落下,天空布满了风和霜。流浪的身影面对着呼啸的口哨,总是在其他地方来回穿梭。停留在一个临时的港湾,在漫长的旅途中游荡。
告别那一天,已经过了此生,别过红尘之愿。
那封充满爱意的信,已经变成了混沌中的蝴蝶,无声无息地飞走了。飞了两个晚上,就像朱良对生与死的绝望的爱。她经历了几千年。酒未醉先醒,梦未醒先死!我在时间停止之前回头看。你还在世界尽头等吗?
我是谁?我在人生旅途中扮演着什么角色?当生命的颜色消逝时,她就像一片枯叶,在梦的低语中无力地飘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12

主题

212

帖子

80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