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复制链接]
查看18 | 回复0 | 2020-9-14 12: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有专家表明,汤里根本没有营养。
我有一次喝汤,是十年前我去参观弥勒佛时,开封的朋友木子点的。这汤看起来很淡,喝的时候也很淡,但是现在想起来味道,好像还夹杂着酸甜苦辣。
记得我们公司有五个人,哥哥骑着五羊带我们去人工湖,风景如画,景色宜人。在哥哥的带领下,我玩了很久,打了很多架,走进了一家很受欢迎的小酒馆,里面宽敞简单,陈设也很大方。服务员热情接待了我们,我们选了二楼靠窗的桌子。木子说他想要一份丝瓜鸡蛋汤,但是客家人听不懂普通话或河南方言,特别强调清淡。小马怕服务员听不懂,又解释了一遍。看到服务员好像明白了,哥哥说只是普通的丝瓜蛋汤,油少盐少,服务员连连点头。一眨眼的功夫,食物就端上来了。当我们看着那碗汤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然后笑得前仰后合。服务员想知道是否有问题。大家都说很好,很好,很好。碗里只有丝瓜和水,没有鸡蛋,没有油。哥哥挽起袖子做了一个碗,抿了一口,露出了张牙舞爪的样子。& other嗯,确实不错,有一些清淡的,因为没有盐& rdquo!!
我们决定拜佛。我们一路谈笑风生,但都是心事重重。山脚下烈日炎炎,山顶烟雨蒙蒙。我们一路说个不停,只能安慰自己。
我弟弟要去九江了。临走前,他说我们会见面的。他在金碧路的华西米线店吃了晚饭,午夜时分背靠背坐在南屏街的鱼塘边。他看着街灯渐渐熄灭,店铺慢慢关门,这是盛夏。这时候已经有点凉了。两兄弟都属于话很少的人。哥哥说,从明天开始,他就是九江人的一半了。前路漫漫。让我们互相照顾。走之前,哥哥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橘子扔给我就走了。当时脑子里有未清除的血块,仿佛生活在幻境中。我一直觉得哥哥会变魔术,因为每次我们分开,他都会递给我橘子。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故意,也不好问。后来,这一举动成为了一种习惯,直到现在。哥哥真的成了九江人的一半,和嫂子联手到处旅游。当我们再次见面时,我侄子会叫我姐夫。
木子回到了开封。我再也没见过你。我和哥哥也是分居的。前几天嫂子突然跟我说我哥病了,挺严重的。我摸了摸口袋,只有几张字迹模糊、破烂不堪的废纸,让我觉得又苦又晕。一直睡不好,这几天一直失眠。当其他人在深夜熟睡时,我在哥哥的相册里看到了这碗汤,盛年的木子,哥哥年轻英俊的样子,看着那个看起来像小马驹的小男孩睡着了,我哽咽了几次。
有机会一定要尝尝这个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08

主题

208

帖子

78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7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