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游记之九:打井记事

[复制链接]
查看11 | 回复0 | 2020-10-14 15: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游记之九:打井能记哈密疆域辽阔,近14万平方公里;人口很少,不到60万人  那里的土著人的院子比较大,维吾尔人的院子更大。土坯房被不高但很长的墙包围着。  院子里有菜地和果园。果园里有苹果树、桃树、杏树和沙枣树。  在大多数维吾尔族家庭的院子门口,看家的狗都被拴着,有的狗还很凶  哈密地下水位高,院子里打了一口井。从井里使用生活用水、牲畜饮用水、菜地和果树非常方便  在哈密的两年时间里,我帮人钻了两口井,干了将近半个月,赚了六七十块钱  打井的待遇是:吃饭包,一天五块钱  夏天白天长,夜晚短。凌晨4点是黎明。下午8点,红太阳还挂在天上  所以工作时间比例很长,每天要工作十个小时  打井用的工具简单而原始,包括一个轮子、一个短柄和一个柳条筐。如果用人单位注意安全,还会配备藤制安全帽  第一口井是梁潇打的,是为一个维吾尔族家庭打的  这口井本来是两个甘肃人挖的,没几天就停了  他们说这个家的维族人天天守在井口督促工人,还在井口唠叨,怀疑我们钻井进度慢  两个甘肃人一气之下不干了,走了  当我们接管钻井时,维吾尔人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我们没有谈任何条件。我们脱下衣服,开始工作  我先下了井,蹲在柳条筐里,梁潇慢慢地摇晃着,把我放下了井  我的赤膊短裤在井底下挖掘,小梁在上面滚动以提升土壤  地下场地不宽,就像蹲在瓮里一样。工作的时候不能拉脚拉手,不能摇头挖地,只能抱头使劲挖土,洞壁嗡嗡作响,说话的声音也在响。  地下虽然清凉,但是工作辛苦出汗  挖了一段时间,发现地下的粘土层基本都被刺穿了,粘土像石头一样硬,很难挖  难怪师傅怀疑两个甘肃人干活慢,甘肃人不向师傅说明原因,挺尴尬的  后来,我遇到了那两个甘肃人  他们说工资只发一半。  他们还说哈密地下基本有砂层、粘土层、砂层、砾石层。当在砾石层打井时,水量会很大  薇薇家的地下粘土层又厚又硬...由此可见,两位甘肃人对哈密浅层地质构造有较好的认识,是打井专家  梁潇和我轮流下了井,下面有一层沙土。当然,进展很快  主人很乐意改善我们的生活。早上,我们用羊奶做馕饼,这是中国的面条食品,我们还做面条给我们吃。我们也放下筷子工作。主持人经常夸我们,雇佣关系很和谐  我觉得这个回鹘没有那两个甘肃人说的那么不像话,但是跟人挺亲近的。  挖进沙层的时候,塌过一次  当时我在上面摇来摇去,听到地下传来沉闷的声音。然后梁潇喊道:“哦,不!”我还在上面喊:“哎呀,滑坡!”店主听到这话,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他急着冲着井口喊道,“胡大钊,孙!胡大钊、孙……”  我立即下去查看  当我到达井底时,我看到梁潇站在井壁上,但人们毫发无损  千钧一发!他害怕了半天才清醒过来  梁潇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这次我被吓死了!真有菩萨加持,难死  ”事后,我问这是什么意思“胡大柏、孙”  梁潇说:真主保佑!用我们的话说:“菩萨保佑!”我说:“你不死,就有福报。”  ”“这个祝福什么时候到?”小梁叹了口气  我安慰他说:“幸福会来的,就像‘正义有时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我希望如此  ”小梁笑着看着我  我们花了六天半的时间才把这件事做好。它有大量的水,主人非常满意  我们和师傅告别的时候,他把工资都发了,每人多给了五毛钱,一个娜佳饼,一束沙枣  一天干粮又解决了!其实维族人好对付,尤其是老年人。他们一般都是善良直爽的,只要你不狡猾,诚实,努力  第二口井是我和小昭挖的  店主是甘肃武威哈密招待所食堂的厨师朱牢头  朱牢头院子里的土很好,打钻很顺利  朱牢头的老婆对我们卖苦力的大方体贴  她每天让我们吃白面,做的方式也不一样:馒头、小笼包、卷面、煎饼等。每顿饭也有咸菜和青菜,饭菜也很丰盛,是那两年我在新疆流浪生活中最美好最充实的时期。  小昭是朱牢头的故乡。他20岁。他脸上有两片高原红。他弯腰弯腰,向外走了八步,拖着一双宽松的布鞋,戴着一顶“山帽”。这顶帽子的帽檐很软。  小昭不像一个年轻人,也不像一个老妇人,但是他工作非常努力  小昭拉屎的时候用土克拉擦屁股,有自慰的习惯,说自己操作起来有说不出的快乐。  因为天气热,我们可以在午饭后休息一下。  朱老的家里有一本旧的《吕梁英雄专诸》,所以我就看了这本小说  小昭说,看什么书,我会教你如何手淫  我说这是个坏习惯。长期自慰对身体不好。  小昭没有听我的建议,而是自慰。他说废话:“养猪不如送宝宝去读书。”  “他如此廉价地阅读和贬低知识,我很恼火,但没有和他辩论。  小昭不时告诉我,我家乡的女人都外流了。“男多女少,男难娶妻。”  “说要在这里挣钱回家娶媳妇,为赵做主  他还说,他父母有一次在隔壁村给他找了个媳妇,给了他一笔押金,但女方跟着一个男的去了新疆  和小昭一起工作很无聊。一个地道的甘肃武威方言很难懂,但是他很努力,工作起来像头牛,不知疲倦。他打井也很内行,让我佩服,让我想起他说的话。“养猪不如送宝宝去读书。”  “我也默默地检讨自己,不是吗?看书,越看越亏!读了十几年书,在老家混不下去,去新疆学打井...小昭勤奋、精力充沛、渴望做重活,但他无法弥补我和梁潇一起工作的乐趣,这让我进一步理解了“喝一千杯朋友,不投机半句以上”的内涵  打井让我体会到赚钱的乐趣。我数工资的时候数五块五块的票,心跳,嘴巴合不拢  一天五美元,现金!老家的制作组要十天半才能挣到钱,年底才能拿到钱  我记得有一年,我一个劳动节只挣25美分  打井也让我觉得为人做事不容易。工作需要很长时间。我要努力工作才能吃苦。我要看着主人的脸,时刻拉紧安全绳  不然在边疆沙漠被杀的瞎流也不会说骨头回不了家,甚至灵魂也会变成鬼  打井让我体会到了在地上做事和在地下做事的巨大区别!虽然没有小煤矿的工人离地面那么远,但他们总是向往着地下几尺见方的井口的蓝天;虽然不像小煤矿的工人那么脏,那么累,但我们也是赤身裸体,在泥地和开水里长时间辛苦劳作;虽然没有小煤矿工人危险,但我们也是阴阳两天。在生死关头...两口井钻了半个月,让我感受到了流传了几代的小煤矿工人的血泪。  俗话说:吃水不忘打井  他们记得我是挖井工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04

主题

204

帖子

89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