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青衣佐刀】 一条半腿,二个少年,苦逼川藏线

[复制链接]
查看13 | 回复0 | 2020-11-14 21: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订单:

今天,我14岁的儿子天成和我15岁的表弟小银从成都到拉萨骑行了一年。拖了一年的帖子一直困扰着我。怎么写?但无论如何,一定要送,因为再过十天,我就要和儿子一起去尼泊尔的安娜普尔纳环路徒步旅行了。
去年暑假,一个上初三,一个上高中。在中国,这个时候是大多数同龄孩子都应该努力学习的日子。父母会为他们营造一个舒适安静的空房间,让他们安心学习,以突出在恶劣的竞争环境中的重围。然而,我们以一种苦行的方式在318国道上磨练了自己的灵魂。
整个过程,从住宿、吃饭、休息,到补粮、修车,一切都是老二说了算。我所做的就是跟着提醒。
只是不知道三年前的一次拉伤导致右腿半月板断裂。当我拖着受伤的腿,在刺骨的风雨中半个屁股跟着两个孩子,带着“心累得要死”、“年年有人会死”骑完了那条惨险的路,我还清晰地记得,2012年8月8日的傍晚,在雨中,我推着车,站在步宫广场前,回头望着来时的方向,我怔忡了许久。
那一刻,痛苦和幸福的感觉深入骨髓。
在那次骑行中,我的体重从79公斤减到了72公斤。剩下的,依然在黑暗的记忆中闪闪发光,是两个孩子一路上温柔而坚定的背影。
背面清新自然,像两个印泥,每天都深深印在川藏线的封面上。每当看到这样的背影,心里都会感动和激动,会鼓励自己努力追上他们。
后来我想,当初如果没有这种感觉,我还能骑吗?

这是一个关于勇气,成长,当然还有爱情和情感的故事。那个假期,川藏线沿线的泥石流无情地掩埋了三个大学生的年轻尸体,一个女孩直接冲进了河中,把青春和遗憾永远留在了高原上。那一次,我和儿子终于去了山南郎卡子县,我把一本书的稿酬,连同儿子的压岁钱,都捐给了道布龙村的孩子们。所以这也是一场关于刚柔的心路历程,就像有些东西还在体内生长,有些场景还在现实中发生。
整理过去的记录,有时候,我沉浸其中,仿佛还和他们在一起。我们互相关心,互相帮助。每天,我们带着欢笑和痛苦、激情和疲惫艰难地攀登。只是,这次不是身体。
我要真心实意,用图文传播和延续通往圣所的道路。22天后,在2166公里长的318国道上...

注:1。这个帖子并不是纯粹的骑行故事,还穿插了他儿子教育的一些粗浅的经历和探索尝试,供一些愿意一起讨论这个问题的家长参考,不喜欢的不要进。
2.这篇文章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写完,而且断断续续。原谅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255

主题

255

帖子

111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19